新闻动态 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人发家书 | 吴一凡:我是如此相信——来自疫区的一封信

发布时间:2020/02/14  点击量:

编者按:开拆远书何事喜,数行家信抵千金。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亿万中国人民行动起来,打响了一场防控疫情的战争。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党中央通知精神,在学校和学院党委的领导下,人文与发展学院策划推出了“人发家书”活动,邀请师生通过书信加强情感交流,汇聚战“疫”合力。相信,在这严峻的时刻,更需认真学习与生活。



万万没想到,以前社交媒体上的一个问题,也有成真的一天。

“如果给你一个房间,温度正好,有食物,有手机,有Wi-Fi,你可以待多久”?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学校出于安全考虑,嘱咐大家暂时原地不动。作为疫情风暴中心的湖北人,我严格遵守,至今已20多天未出门一步。回想这段时间,虽然闭门不出,但还是接收了不少外界的消息。从一开始听到“人传人”时的担心,到知晓“封城”决定时的恐慌,情绪在大年三十的那天夜里积攒到最高点,听到屋外按时燃起的新年烟火声,胆战心惊地步入到了新的一年。不过,随着疫情信息的不断公开,各种管控措施的跟进,以及各地潮水一般涌来的关心和支持,让我心情逐渐缓下来,开始观察周围发生的这一切。

我们家在湖北省仙桃市,这是一座人口150多万的小城市。城市虽小,但属于湖北省直辖市,且东部与武汉市接壤,距离武汉不到100公里,属于武汉城市圈中一员,因此,爆发于武汉的疫情也深刻地影响了我们。

一家三口最近一直在家,爸爸不断接到各种电话,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这些电话大多来自于散布在全市大大小小的养殖户。这些焦心的养殖户们的核心问题都一样——实行交通管制后,他们的鸡、鸭、猪怎么办。面对疫情,封路成了农村保护自身的最佳选择,但封路之后,饲料运不进来,鸡蛋、鸭蛋也运不出去,养殖户两头为难。一周前,《三联生活周刊》的一篇报道“湖北即将断粮的3亿只鸡”,就详细地描述了这一现象。

住我家楼上的一位阿姨患有癌症,年前在武汉肿瘤医院进行化疗,虽然疗程并未结束,但适逢春节,于是医院安排大家都先回家过年,随着疫情的爆发,她在选择是否返回武汉继续治疗的路上进退两难。去,担心被感染;不去,化疗的效果得不到保证。

我家附近常开的水果店和鲜花店,受疫情影响也都关门歇业了。往年,春节期间大家相互登门拜年,水果和鲜花是最受青睐的走亲访友之选。年前,他们囤了不少货,尤其是水果店,相较平时,他们囤了更多价格较高的进口水果。但疫情来袭,如果说烟酒副食店的库存还能撑一段时间的话,水果和鲜花的保质期短的特性则让这些商家头疼不已。

疫情之下,患病的人自然是不幸的,他们在用生命熬过这一段。做生意的人也是不容易的,他们在用钱熬过这一段。那我们呢?作为硕博生,我们既不像已经成为公司职员的同龄人担心工作和薪水,也不像父辈的年纪需要操心一家老小的生活,可以说,我们是受疫情影响最小的普通人,但我们就能置身事外吗?

武汉本土作家池莉在其作品《霍乱之乱》中的开篇里就借小说角色(大学生)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一定要走上社会吗?”进而又回答道,“难道我们现在不是在社会之中吗?” 看到此处我深受触动,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正处于社会之中,当下的一切就是我们最深刻的学习教材。我是学习公共管理的,但老实说,在此之前我从未思考过“封城”这个话题。为什么需要“封城”?“封城”意味着什么?“封城”之后社会如何运转……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从未想过。我猜,大部分同学也和我一样,在此之前从未假设过这个场景。我们是太幸运的一代人,成长于祖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阶段,尽管也遭遇了1998年的特大洪水和2003年的非典疫情,但那时年龄太小,算不上经过了大风大浪的锻炼。这次,我希望自己可以记得更多一点,学习更多一点,反思更多一点。

钟南山院士在一次采访中提到“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何为英雄?面对疫情,我们都只是脆弱的普通人,但眼前的这一切,让我相信,英雄就是一批又一批挺身而出的医护人员,是前来救援的解放军,是逆行的火神山、雷神山的建设者,是深入排查的社区工作者,是脚步不停的快递小哥,也是热切盼望复工复产的北漂沪漂们……更是爸爸电话里那位要把自家的鸡蛋捐给医院的养殖户和我家楼上努力求生的阿姨。我相信,千千万万的普通人团结在一起,就成了中国最强大的力量,而这股力量,终会使我们战胜疫情。

作为疫区的人,还想和大家说谢谢,谢谢每一个默默支援我们的人!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英雄的城市一定能过关。

 


撰稿/吴一凡 责任编辑/邵念念 王树远 】

 



0